诗人李子梦:正值文人好时代

更新时间:2019-07-08

  诗歌属于文学,但谈文学与初心,却不能从我个人,一个女诗人谈起,因为这颗初心,与文学的关系,关乎了整个人类的文明延续。中华文明源远流长,是四大古文明仅存的硕果,为什么古埃及、古巴比伦、古印度与中国同为世界四大发源地,中华文明能延续,而他们却断绝,我想这必然与文化有关。

  先谈古印度。古印度流传下来的作品不多,比较著名的有《摩柯婆罗多》《罗摩衍那》《超日王传》《戒日王传》等。《摩柯婆罗多》是一部历史悲剧,《罗摩衍那》讲述了罗摩与妻子悉多悲欢离合的故事,而《超日王传》《戒日王传》作为价值不大的文学作品一般作为史料来研究。可以说,古印度的文学,是王宫贵族的故事。

  再说古巴比伦。存世文字有《汉穆拉比法典》《埃努玛埃立什》《吉尔迦美什》等。《汉穆拉比法典》包括282条法律和对国王的赞美诗。《埃努玛埃立什》是神话,歌颂了地神埃阿之子、主神玛尔都克的事迹。《吉尔迦美什》讲述了一个人类不能永生的神话故事,反映古巴比伦古代人民对神权的鄙视。显而易见,古巴比伦的文学,青涩与矛盾的。

  再看古埃及。《能说善道的农夫的故事》《赛努希故事》《遭难水手的故事》《两兄弟的故事》、《倒霉的王子》、《占领尤巴城》和《关于真理和非真理的故事》这些故事大多叙述主人公游历冒险的事迹,情节曲折,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矛盾。反观古埃及文学,虽然各个历史时期都有许多故事传世,却始终缺乏高层次的提炼与升华。

  个人观点,中国文学最成功的地方,或者说能够源远流长的原因,就是我们的神话、传说、诸子百家、先秦散文、二十四史、诗词曲赋、白话小说、近代文学、现代文学、当代文学里,都没有忘记文学的初心劳动人民。

  从女娲补天的手、到诗经的浪漫、孔孟之道、老庄的天人合一、唐诗的豪放、宋词的婉约、元曲之典雅、明清小说的磅礴、二十四史的简练、民国文化的多变、现代文学的求索、当代文学的奋进,在这浩如烟海的文库里,无论写神、写事、写家、写国,都饱含了群众的智慧、群众的勤劳、群众的勇敢、群众的善良。写不公是为公,写不平为太平。我们始终明白历史的创造者是群众,是人民,几千年前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就鲜明地挑明了历史舞台的主宰是群众、是人民。

  因此作为一个女诗人,我始终问自己,为何写作,为谁写作,感谁的恩,念谁的情,唱谁的赞歌!我们当代诗人的前途和使命是什么!只有思考了这些,明晰了这些,选择了这些,弘扬了这些,我们的作品才能常绿常新、才能沐浴在党的春凤下,结出累累的硕果,才能真正地有活力、有实力、在读者中有生命力,才能对人民群众有感召力!

  1台设备维护成本、租金成本1个月约为3000元,因目前借阅人数有限,想收回成本根本不可能。

  长草颜团子有自己的“饭圈文化”,有粉丝团,团内有站子,关注着偶像的一举一动。

  上初中后,阿来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作家这个职业,他觉得作家与自己隔得太遥远。

  对记者通常保持寡言状态,公众远观陈粒,“个性”包裹着的她不免透着一丝疏离的气质。港京图库开奖结果港



友情链接:

挂牌,香港挂牌,数码挂牌图,跑狗挂牌解图,香港玄机挂牌,马会挂牌全篇,挂牌出平码图,小鱼儿挂牌心水,491234蓝月亮挂牌本港台现场。